美国俄勒冈将向纽约提供140台呼吸机 帮助遏制疫情


据Radio Farda广播网报道,伊朗卫生部要求政府继续推行限制性措施,但伊朗工业、矿业和商业部3日已经下令全面恢复生产。作为抗议,卫生部长纳马基周五向鲁哈尼致信,批评该做法将给卫生系统和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不信看看科莫的很多演讲,说得真是有水平,让人听得心潮澎湃。但就是纽约州的疫情糟糕得一塌糊涂。特朗普总统前后说的话根本不能往一起摆,因为自相矛盾太多了。但他债多不愁,昨天说昨天的,今天说今天的。他之前对疫情风险轻描淡写,支持者说他那样做是为了安慰大家。现在他改口了,那些支持者又说他在采取行动,发挥领导力。反正危机到来了,社会有加强团结的内在需求,谁露脸多,参与的交流多,最后总的结果就很可能加分的。所以特朗普和科莫都赚了,最惨的是失去了抓手的拜登,他差不多“被忘掉了”。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不仅他,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报道说,在10个“大型民主国家”,自疫情暴发以来,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这是很大的增幅。

由于石油出口受限,IMF去年估算伊朗的外汇储备已经降至860亿美元,仅为2013年的20%。而受制裁影响,美国官员估计,伊朗只能动用10%的外汇储备。在疫情暴发前,伊朗政府去年已经预测其石油出口收入在下一财年将下降70%。

受长年制裁和美国重启制裁影响,伊朗无法动用其在国际银行的现金储备,也没能获得国际援助贷款,更无法在全球资本市场发行债券。

除此之外,从11日起,全国三分之二的公务员需返回工作岗位,另外三分之一可继续在家办公。

此前,伊朗破天荒首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申请50亿美元紧急贷款应对疫情。但外界普遍预计,美国将投出反对票。

而周六,伊朗议会研究中心发布新报告,警告继续执行限制性措施,伊朗将面临必需品采购危机、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失业率上涨、通货膨胀以及退休金支付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