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严格出境管理 市民如无十分必要暂停出行安排


正利用上述研究开发新冠疫苗

“德国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在报告第一例病例时就开始对其进行专业的追踪调查。”她说,“这为我们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好准备。”今年1月,曾供职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的Elisabeth Bik在pubpeer网站上指出,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周德敏作为通讯作者或共同作者的6篇学术论文,存在明显的一图多用现象。其中包括一篇发在Science上的重磅论文。

首先,一个最普遍用来解释死亡率差异的因素是患者的年龄。

“在德国,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年轻人则恰恰相反。德国早期感染的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德国国会议员、内科医师和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道。

研究者在保留病毒完整结构和感染力的情况下,仅突变病毒基因组的一个三联码,使流感病毒由致命性传染源变为了预防性疫苗;再突变3个以上三联码,病毒由预防性疫苗变为治疗病毒感染的药物,并且随着三联码数目的增加而药效增强。

Science上发表“驯服病毒的新方法”遭质疑

对上述被质疑的论文,据周德敏介绍,他们研发的疫苗是活病毒疫苗,即保留了野生流感病毒完全的感染力,只是将它感染人体后在细胞内的复制和生产新病毒能力剔除了。通过这种方式保留了病毒感染人体引发的全部免疫原性,即体液免疫、鼻腔粘膜免疫和T-细胞免疫,而对人体的毒性被控制了。[2]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被质疑的6篇学术论文中,最受关注的是一篇2016年12月发表在Science上的重磅文章。在这项研究中,周德敏/张礼和课题组以流感病毒为模型,发明了人工控制病毒复制从而将病毒直接转化为疫苗的技术。

最后,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